0
0
〈人面獸心〉沒有生命是給我們消費的-麥志豪

〈人面獸心〉沒有生命是給我們消費的-麥志豪

【Now.com生活】香港城市大學轄下的動物醫療中心,在其舉行的開幕典禮時,進行了傳統切燒豬儀式。這個看似很理所當然的行為,卻遭到大批網民的強烈批評。

我是一間獸醫機構的主事人,同時也是一個動保人,很多傳媒找我為事件評論,我都一一推掉,除了因為身份尷尬,也真的不知應從何說起。

說實話,即使作為動物維權人士的我,第一眼看到相片後的確反應不大,後來鬧出如此一個風波也有點始料不及。 因為切燒豬依然是香港社會上一個十分十分之普遍的習俗,喜慶節日,以動物的生命酬謝神恩,順便祈求諸神祝福,業務蒸蒸日上,在一眾生意人眼中真是抓穿了頭皮也想不通那裡出了錯!!我亦敢肯定在各行各業裏(獸醫診所固然也是其一),九成以上依然是以切燒豬作為開張大吉的重點項目。 所以我更始料不及的是,城大動物醫院會急忙從善如流,表示歉意之餘,更要求大學各部門以後在所有慶祝活動中,考慮取消切燒豬及其他不合時宜的儀式。

城大這個做法我當然是激讚的,但這算不算是動保的一次大勝?!!我們又是否應該開香檳(當然不會切燒豬)慶祝一番?!

消費「燒豬」
我嘗試先把自己抽離一點, 很坦白說,稍為心水清的都明白整件事不過是一件「公關災難」遠多於一場「動保革命」。 絕大部份的指責並非針對「切燒豬」或「食燒豬」,說準一點,只是認為「獸醫診所開張不應公開切燒豬」,而沒有太多人在意「切燒豬」本身是否傷害動物,不過是覺得由獸醫去「切燒豬」是身份不合,教人覺得很諷刺很啼笑皆非的黑色荒謬!

如果說這是一個動保議題,那討論就應該針對「消費燒豬」是如何一種傷害動物的行為,而且這是有普遍性的,即是燒豬死在誰手上都是一種傷害,豬不會因為給獸醫吃了就痛苦一點,傷心一點。如果大家的想法是要保護動物,總不會只許民間食豬,不許獸醫切豬吧!

「公關災難」多於一場「動保革命」
於是,站在另一邊的支持者很順理成章的作出了挑戰:難道做獸醫的就一定要食素嗎?這個問題一經拋出,討論就幾乎終止了。無他,由始至終,這不是一個動保議題,更絕不是一個素食議題,也沒太多批評者有認真看待過那隻豬,或者沒太多人真心反對別人切燒豬,大家其實都心中有數,醫動物的人高調去劏開一隻動物的確是有點「失禮」, 但誰都不敢去為一個職業定下一個如此高的道德門檻 ----- 當獸醫的都應該食素!
至於我,也不敢。

當獸醫的要吃素?
不錯,我們會對獸醫或動物醫院有很高的專業期望與道德要求,除了竭盡所能對病人作出適切治療,也會希望「醫者父母心」或獸醫要有愛心。但你選擇獸醫時,應該沒考慮過對方是否素食者吧。而我也必須強烈利申,我所管理的動物醫院,旗下接近20位獸醫很多都不是食素的,機構也沒有此嚴格要求。如果你問我當獸醫是否應該不吃動物,我會答,沒有人應該吃動物,因為沒有人應該傷害動物。 所以這些年來, 在我能夠控制的範圍內,都希望做到完全不傷害動物,每次慶典我們都是切蛋糕,拜神都會用豆腐糕點。 而我,倒有這個更遠大的理想,一天我機構裡的所有人,絕不限於獸醫,做行政的、技術支援的、清潔的、都體會到食肉對動物所做成的傷害,從不吃魚翅到不吃乳豬到不吃豬牛羊雞……逐漸和動物修好,在地球上互不傷害,和平共處。 那些用動物來祭祀的並非不合時宜,而是欺凌弱小,有違公義。

如果這次「切燒豬事件」的發展至結局,至其引起的所有延伸討論,能夠真正令更多人認真檢視我們日常生活中如何不必要地「消費動物」,而至傷害動物,才算是一次動保的勝利。

 

文:麥志豪
(非牟利獸醫執行主席,多棲動物,人面獸心。 活到中年,才絕望地明白最愛的還是動物,最弱勢的也是動物。)

〈人面獸心〉每隔周二刊登
專欄屬作者個人意見,不代表本網立場。

麥志豪FB專頁: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mark.mak.182
  1. 更多
  1. 全國人大法工委:高院禁蒙面裁決不符基本法
    12小時前
  2. 民主黨前主席何俊仁在天后遇襲
    31分鐘前
  3. 警方:理大一帶約1100人被捕或登記 部分被捕人士涉嫌參與暴動
    1小時前
  4. 蔡英文與賴清德登記參選正副總統
    2小時前
  5. 有中年人自願留在校為留守年輕人煮飯
    2小時前
  6. 理大內疑有人跳渠逃走感不適
    2小時前
  7. 【11月19日交通消息】港鐵、巴士最新安排(1855)
    2小時前
  8. 多間公立醫院急症室正處理大量理大傷者
    3小時前
  9. 警方稱催淚彈影響醫院運作責任全屬示威者
    3小時前
  10. 【環球薈報】德國三名小孩用磁石「釣」起多枚炸彈
    5小時前